DFC团队参加2018人类想象力研究年会并做精彩报告
2018-04-09   |   8:00 am - 5:00 pm
< 返回上一页
 

        4月7日,DFC团队应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长、2018人类想象力年会会议发起人、南科大人文中心吴岩教授邀请,参与2018年想象力年会并作题为“想象力与深渊海洋科学”的报告。参会并听取报告的有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科学院院士韩启德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南科大校长陈十一,南科大人文中心主任陈跃红,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长、南科大人文中心教授吴岩,以及十几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史学家、脑科学家、心理学家、哲学家和未来学家。

 

 

        以下是教学副主任张传伦教授及其团队成员魏桐、赵佳华、陈宏威所作报告的全文:

 

        尊敬的韩老师,尊敬的十一校长,大家好!

        首先感谢吴岩老师邀请我们这个团队来做一个报告。昨天听到有文学的、哲学的、教育的,今天上午听到的是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报告,受益匪浅。这是我参与这个报告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,就是要真正学习。刚才陈老师说,搞科学的往往是缺乏发散式的想象力。我想这个研讨会能给我们补上一课。

        第二,我作为海洋系管教学的副主任,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培养学生的想象力。当吴老师提到这个研讨会时,我非常激动兴奋,给我们课堂的同学说咱们的演讲有谁愿意报名,一开始有七八位,最后坚持下来的有这三位同学,给大家分享他们的想象力。

        我昨天听报告,有一点自己的体会。南科大有我比较喜欢的三个LOGO,第一是南方科技大学的校徽,第二是海洋系的系徽,第三个是DFC,深渔俱乐部。这本身就代表一种想象力,到一万米的海底去钓鱼,需要什么想象力。我们俱乐部成立了一年多,会员超过150人,我们系目前所能够容纳的本科生是13名。我们的后备力量很足。

        这三位学生,来自于16级两位、15级一位。在准备报告过程中像田松老师提到的“学舌”一样,是一个快速学习提高的过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跟他们在一起体会的是如何把这个报告做好。一开始发散式的,有七八个主题最后凝练成三个主题,我们要聚焦。第二,做好报告需要逻辑性、严谨性和站在这个讲台时的信心的展示。这就是一种训练。这三位学生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的“学舌”风格,因此发展了自己的个性。

        体会:昨天听到报告感觉缺少的两个字——兴趣。我的理解,想象力就是对兴趣的深加工。举个例子,我当时快要大学毕业了,突然对出国发生了兴趣,就想象我要去澳大利亚。想到的是袋鼠,是那儿广袤的沙漠。这种想象也许就是一直在推动着兴趣,要学好,要去实现自己的目标。从另外一个层次,想象力就是能够使自己实现自我的翅膀。陈老师说咱们这个研讨会对想象力的各种定义都有,这仅代表我个人的定义。

        在讲深渊之前先简单给大家做一个介绍。关于板块运动理论大家可能在高中都已经学过了,在这儿重复一下。

        假如把海水吸干,海底的地貌就是这样的,有大洋中脊,也有深沟;深沟就是板块碰撞挤压所产生的,最深的沟是马里亚纳海沟,是我们讲演的主题。人们对海洋的认知、向往、想象力,其中海沟是很重要的内容。

        这是地质学家们经过自己的想象展示出的海底地貌。这儿有俯冲带、洋中脊、海沟。它们的形成最终都归结为地球内部的岩浆房。我们看不到岩浆房,也不可能打钻到几千公里来体验地球内部是什么东西。昨天吴老师说历史就是想象力。我们地球有46亿年历史,它更需要想象力。

        接下来我用一个视频展示一下地球科学家的想象力给我们带来什么。

        最初的地球在演化过程中充满了火山,这都是想象力的展示。地球由于慢慢降温分层,形成地壳,变得坚硬。能量的来源来自地球内的放射性元素衰变,产生热量。这是25亿年前地球的形状。还没有绿色现象出现,因为植被还没有出现。这是15亿年前地球的形状,仍然有剧烈的碰撞。现在开始有了绿色、蓝色,使今天的地球看上去这么美好。这就是在几分钟内把地球演化展示出来的想象力。

        接下来给大家看一个电影工作者对海沟的描述。这是电影导演卡梅隆2012年亲自到海沟下潜。自己做这件事,就因为他的一个梦想,看看海沟下面到底是什么。没有多少人下潜到过海沟,但卡梅隆乘自己设计建造的载人深潜器单独下去了,到海沟看到的景色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艺术家们把几个小时的下潜用一分钟给展示了。在这个过程中,人能下潜的深度是多少,鲸鱼能下潜多少,泰坦尼克号最终埋藏的深度是多少,都通过下潜给大家展示了。这是喜马拉雅山倒过来放在海沟里,也就是那个深度。

        他们的想象力是什么?就是把一个非常抽象的概念形象的给大家展示出来。这是艺术家们的想象。基于这些知识,我鼓励同学们展示出学习过程中自己的想象力。接下来由他们三位给大家做报告。

        第一位是带有文学思想的魏桐同学,第二位是带有工程思想的赵佳华同学,第三位是带有忧国忧民、伦理思想的陈宏威同学。

 

魏桐:凝视深渊

        提到深渊、海洋,最先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是一个传说,出自《山海经·北山经》的精卫填海。这个传说讲的是炎帝的小女儿,名叫女娃,一天她到东海游玩,但不慎溺于水中。死后她化作花脑袋、白嘴壳、红色爪子的一种神鸟,名叫精卫,每天从山上衔来石头和草木,投入东海以希望填平大海,然后发出“精卫、精卫”的悲鸣。我们可以想象到当时人类对于神秘海洋的向往,希望了解海洋,希望接触海洋。但是否这其中还包含着另一种情感呢?在郭璞注《山海经》写的《山海经图赞》中有一段话简洁地描述了这个故事:“炎帝之女,化为精卫。沉形东海,灵爽西迈。乃衔木石,以填攸害。”我们在从里面找一个词语来表示当时人们对深渊海洋的认识,这个词大概就是“攸害”了。这也许可以代表当时人类对海洋的另一种情感—-恐惧,更准确地说,是敬畏。

        也正因为对海洋的敬畏,人们想象着是否在神秘的海上和陆地上一样,有着自然的循环,也有着统治者可以操控海上的一切呢?海洋的力量神秘又强大,所以或求庇佑,或求长生不老,或望心上事成,帝王出海寻仙、国家祭祀、民间祭祀海神开始流行。到现在在我国的沿海地区仍然有谷雨祭海神的习俗。

        诗人凝视深渊,往往能吟诵出流传千古的名句,我们今天再回味这些诗词歌赋,也可以尽量体会诗人们当时的心境。“东临碣石,以观沧海。水何澹澹,山岛竦峙” 碣石山顶,居高临海,视野寥廓,大海的壮阔景象尽收眼底。曹操看海,想的是宏伟的政治抱负,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和对前途充满信心的乐观气度;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”,幽清淡远,深情绵邈,张九龄看海,想的是遥隔天涯的亲人及妻子;“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”,王湾看海,想的是思乡情切,昼夜交替的自然规律……

        海洋,就在人类不断的想象中慢慢揭下神秘的面纱。郑和七次下西洋,其意义除了加深人类对海洋的认识,更重要的是能够保护南海诸国遣使入贡,建立起海上的安全航道。我在想,郑和携着他的船队望向海洋的时候,应该是因为国家富强而满怀着骄傲,如果他生活在现代,知道这平静的海面下有深渊、海沟,不知道他是不是愿意带着他的船队去一探究竟呢?郑和的身上体现着中国人不畏艰险,征服自然的价值趋向和一种打开国门走向世界进行文化交流的决心。

        在我确定我的本科专业为海洋之后,很多人问了我这个问题:“你说你是学海洋的,那你到底是干嘛的?”思前想后,我一直没有很好的答案。直到,我看到了贝弗里奇的一句话“科学家必须具备想象力,这样才能想象出肉眼观察不到的事物如何发生,如何作用,并构思出假说。”我发现我大致明白了学习海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       海洋科学的研究,和想象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想象力推动海洋科学的研究,科学研究又不断修正我们的想象,让我们基于更多的知识,再创造更多的想象。

        今天你再问我这个问题,我会回答你,学习海洋,是一场翘首以待的革命。每个投身海洋的人都像一粒种子,把头埋进土里、用努力浇灌、用想象力滋养、逐渐长出绿色的叶子,最后以花的姿态示人,每个人的脸上,都有着期待花开的模样。

        这只是我的理解,接下来我想问问佳华同学,你说你是学海洋的,那你到底是干嘛的呢?

 

 

深渊发电站

        感谢魏桐同学的精彩发言。当我说我在学习海洋的时候,我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利用海洋来造福人类。

        当我凝视深渊的时候,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灵感:那就是建设深渊发电站,利用海底地震来发电。为什么深渊海沟会存在地震呢?这和海沟特殊的地质构造有关。

        海沟下存在着一条特殊的地震带,称为贝尼奥夫带,它是一条以平均45°倾角从浅处向地馒延伸深达700公里的特定平面分布的地震震源带,位于海沟处且平行于海沟。贝尼奥夫带上连续分布着浅源地震、中源地震和深源地震。

        同时,太平洋周缘的贝尼奥夫带是世界地震强发地区,占全球地震总能量的80%。为此,我们可以总结贝尼奥夫带的特点:1、地震活动频繁;2、地震分布连续;3、地震释放的能量高——最大释放能量相当于10万颗广岛原子弹。因此,贝尼奥夫带蕴含着丰富的地震能量,我想我可以利用这些能量来发电。

        在讲述深渊发电站的设想前,我想问各位老师和同学们一个问题:人类可以利用地震来发电吗?我在校园内随机采访了3位同学,他们的说法各不相同:学生甲说不可能;学生乙说或许可以;学生丙说理论上是可以的。而在我的想象中,地震发电是可行的!

        我设想的深渊发电站使用两种发电原理,一个是压电材料发电。

        压电材料是受到压力作用时会在两端面间出现电压的晶体材料,发电机组利用特殊的压电材料收集贝尼奥夫带地震产生的地震波,并利用压电效应发电,最后利用压电能量收集器将电能储存起来。

        另一个是磁极震动发电,发电机组通过捕捉环境中的地震波能量,驱动震(振)荡臂上的磁极振动产生电能,并将电能存储到储电装置中。

        深渊发电站除了使用两种发电原理外,它还使用了两种发电模式:悬浮式发电和固定式发电。悬浮式发电机组内内含可调节浮力桶,在近洋底区域悬浮。相邻的发电机组通过柔性绳缆相连,形成并行发电网络。固定式发电机组可以暂时固定在洋底,并可以自主调节固定位置。

        最后,深渊发电站由悬浮式发电机组和固定式发电机组组成,并利用两种发电原理发电,以确保深渊观测装置和深潜器的电力供应,为人类了解深渊、开发深渊打下基础。此外,深渊发电站还能为沿海城市提供部分电力,以减少化石燃料的使用,减少碳排放,促进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。

 

深渊之忧

        佳华同学的想法非常有趣,给我们展示如何利用地球的资源和能量,但是鉴于人类目前的所作作为和所处的状态,我们有必要来说一说“地球母亲的‘担忧’”这个话题。

        相信大家对这个画面都很熟悉。我的意思不是说大家整天沉迷微信,而是说,在现代教育普及化以及网络时代的大背景之下,普罗大众见希望一睹地球真容这事儿不再是个困难的事情。大家看,我们的地球是不是宛如一个漂浮在太空的蓝色大泡泡,给人的感觉是美丽而易碎。

        但是在地球科学家的眼睛里,地球完全呈现出另外的面貌。

        当我们想象着抽去海水,地球表面沟壑纵横的场景暴露无遗,看上去就像一个大核桃;当我们用地震学的方法,给地球做“CT扫描”的时候,我们能够推测和想象到的是地球内部分层的、非均质的这样一种状态。

        正是这些差异化,使得今日的地球充满活力。而我们的海沟深渊正是这种活力的具体体现之一。

        当然你会问,这和我们,还有今天的主题想象力有什么关系呢?可以告诉大家的是,绝对有关系。海沟体系最发达的西太平洋地区,也是地球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之一。尤其是我们的领国日本,就位于一系列海沟边上。

        一个海洋科学观测的基本事实是,日本列岛确实在随着地壳缓慢移动,这个速度大概和我们人类长指甲的速度相当。

        如果基于这样一个小小的科学事实,大家只需要加上点想象力,你就会完全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提出这样问题。

        乍看之下,它好像还是个不错的科学问题。至少它在某种程度上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,你可能很愿意点进去看看。但是我们加上历史文化的背景以后,它更像是一个反映社会心理的问题,所以你看,在大洋彼岸的日本朋友和我们心有灵犀,给了我们针锋相对的答案。

        不过在我看来,这个问题隐藏的最深的,实际上是一种科学的工具化倾向,当我们在知道了一些科学事实以后,不管大小,我们总想拿这个东西做点什么,而且做的不一定是好事。

        科学加上想象力,产生的不计后果的工具化倾向,正是我们要谈论的第一个担忧。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科学知识遇到想象力,并被工具化这个事情是需要谨慎对待的。这样的教训很多,大家想想,原子物理、化学反应都是科学,当有一天人们想象着说,这些东西用来打仗会怎么样啊?结果就是威力巨大的核弹和毫无人道的化学武器。最近我也看到一个报道,韩国的一所大学有把AI进行武器化的倾向,也引发了社会的强烈讨论。诚然,并非每种不计后果的工具化都会带来灾难,但只要其中发生一次,人类都要付出巨大代价。

        好,刚才我们简单解读了一下海沟边人的故事,现在我们来看看海沟原住民的生活。屏幕上的四个小家伙,分别生活在几百到数千米水深的海洋中。我想,当大家第一次见到它们的时候,无论是它们的颜色、形态还是生活的环境,都足以让大家惊叹和感慨,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地球,而它们原来还可以这样活。不过,今天的主角,并不是刚才这几位颜值高的,而是下面这位其貌不扬的。

        它的名字叫琴钩虾。大约2016年的时候,科学家从马里亚纳和克马德克海沟带回了琴钩虾样品,并在其中发现了人类生产的难以降解的污染物。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部分污染物在八十年代以后已经开始明令禁止生产,到新世纪初完全被禁止生产。到这个时候,我们才惊奇地发现,咦?原来我们的活动产生的影响已经实实在在蔓延全球,甚至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,连点儿概念都没有的海沟生物都没逃过一劫。所以,第二个担忧自然而然地出现了。

        当我们利用科学创造并运用知识的时候,很多超出我们想象的事情可能正在发生。而人类如果因为自己的短视,在科学研究中没有想象力,或者说,缺少远见,那么,毫无疑问,我们的生存和发展必将面临极大的困境。

        现在让我们一同思考这样一些问题。科学是纯粹追求真理吗?想象力是纯粹天马行空吗?人类真的可以纯粹地生活吗?

        我想,答案是否定的。鲁迅先生的这句话,“无穷的远方,无数的人们,都和我有关。”本质上是在强调关系的存在性。人类无法逃避自己的责任,科学、想象力以及我们自己,三者之间是存在着不可割裂的关系的。

        那么具体而言,这种关系像屏幕上展示的一样,人的思维伸出的触手牢牢抓住想象力和科学的把手,并将它们结合到一起,这个过程像核聚变一样释放出巨大的能量,冲击着社会人文领域,促进工程技术的发展;更重要的是,不停地拓宽人类认知的边界,并使我们不断思考自身所处的位置和扮演的角色。

        今天的人类面临许多问题,需要我们所有人共同努力去解决。也许不久的将来,大海中会出现一座座壮观的海洋城市,它们使用着海洋资源和能量,这表明,我们仍将和这个世界休戚相关。

        作为学习海洋科学的学员,同时也是人类的一份子。我个人对未来人类有着这样一种祝福:

 

当人类有一天在茫茫大海中回顾

 

她想起的是赞美大海的诗歌

 

她留下的是人力与自然完美结合的典范

 

她将带着微笑而非背负苦难

 

在狂澜与暗流中渐行渐稳

 

渐行渐远

 

 

这也是我们团队报告的结束语,谢谢大家!

 

 

        最后,吴岩教授做总结,他指出张传伦教授带领自己的深渊海洋探索团队的团队,给大家展示了想象力怎样通过教育孕育发展。魏桐、赵佳华、陈宏威三位同学就古代人类对深海的想象、深海开发和保护海洋分别给出了自己富有想象力的讲演。张传伦教授指出,想象力就是在这样的教学和发展过程中被开发,被传承。

 

  • 地址: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学苑大道1088号
  • ocean@sustc.edu.cn
  • 0755 - 8801 8775

海洋科学与工程系官方微信号

网络资源

Copyright © 2016 SUSTC.All rights reserved.    Creative by unison.